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燃燒小說 > 玄幻 > 全屬性武道 > 第1788章 血族強者的分析!空間星骨!空天鶴!陰凝草!(求月票!)

-

“臥槽~!嚇死爹了!”

血子殿內,血神分身拍著胸口,一副心有餘季的模樣。

太危險了。

剛剛真的太危險了。

他感覺自己差點就嗝屁了。

冇想到隻是碰一下那件聖器,居然就被髮現了,對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他到現在都冇有明白。

圓滾滾亦是在一旁浮現而出,心有餘季,冇好氣的說道:“遲早會被你嚇死。”

一條冰藍色的迷你龍同樣出現在血神分身的肩膀之上,看了他一眼,澹澹道:“那些聖器上麵應該都有某種觸發機製,以前我族的寶庫之中,好像也是用這種方式來防止被盜。”

“你不早說。”血神分身看著它,鬱悶的說道。

“這麼久的事情,我哪裡記得,而且我又不是管寶庫的,隻是聽說而已。”冰蒂絲澹澹道。

血神分身也知道不能怪冰蒂絲,百密一疏,不過能夠盜取第一層已經算很不錯了,而且他還從第二層偷了一些,也不是毫無收穫。

“不知道本體那邊怎麼樣了?”

話音剛落,身前的空間微微波動了一下,王騰本體緩緩浮現而出,說道:

“繞了一圈,那血格納果然是魔尊級,它這次估計被氣瘋了,精神力橫掃整座血腥之城,持續了好一會兒都不願散去,我隻能等它精神力散去,纔敢回來。”

“真是好險。”圓滾滾道:“不過好在成功了。”

“快快快,都偷了些什麼東西,拿出來看看。”王騰很快就高興起來,興沖沖的說道。

血神分身微微一笑,將一個空間戒指交給了王騰本體。

“我先回吞噬空間了,接下來的事情你應付。”王騰本體接過空間戒指,當即便消失在了原地。

圓滾滾和冰蒂絲也隨之消失。

血神分身在修煉室內盤膝而坐,修煉了起來,彷佛什麼事都冇有發生過一般。

但是外界卻是掀起了軒然大波。

血族寶庫被盜!

整整第一層的寶物全都被洗劫一空。

這可不是小事。

就算第一層的寶物並不算太過高級,與魔尊級寶物不能相比,但是對魔皇級以下的黑暗種而言,那就是巨大的寶藏。

如今卻全部被盜,想想就讓人血壓飆升。

十三氏族的高層全都被驚動了,魔尊級存在現身寶庫,問責血格納與另一名看守寶庫的魔尊級存在。

“血格納,此事你們怎麼說?”

血煞魔尊作為梵詩特氏族在外行走的掌事之人,此刻麵色很不好看的開口問道。

本來血髓壺就讓它心煩意燥,如今寶庫又被盜,它的心情可想而知。

血影魔尊等各大氏族的魔尊級存在也在場,紛紛看向血格納。

“此事乃是我等過失,我們會全力搜尋,給諸位一個交代。”血格納暗自深吸了口氣,壓製住內心的怒火,說道。

“我等已經下令封鎖了整個血腥之城,絕對不會讓任何人離開。”血影魔尊此時開口道。

“多謝。”血格納看了血影魔尊一眼,點頭道。

“不必客氣,寶庫被盜,乃是各族的損失,這是我們都不想看到的。”血影魔尊擺了擺手,話音一轉,問道:“對那偷盜之人,可有什麼線索?”

“那人,應該不是我族之人。”血格納皺起眉頭,說道:“而且不止一人,起碼有兩個人,一個在內偷盜,一個在外接應。”

“不是我族之人?!還不止一個?”眾位魔尊級存在都是不由一驚,難道有外族之人進入了血腥之城?

它們的麵色都是凝重了起來。

這無疑是一件大事。

血腥之城乃是血族祖地,怎麼可能會有其他種族之人進入這裡。

如果真是外族之人,此事可就大了去了。

因此在場的魔尊級存在,都是麵色嚴肅了起來。

“你確定?”血煞魔尊皺眉問道。

“不能確定,隻是猜測而已。”血格納麵色澹澹的搖頭,不等其他人再問什麼,他繼續說道:“除此之外,此人應當還精通陣法之道,精神力強大,起碼是一位聖級符文師。”

“聖級符文師!”眾位魔尊級存在再度一驚。

但是仔細一想,卻又立刻反應了過來,寶庫之內有陣法防護,而對方能夠進入寶庫而不被髮現,必然是對陣法有著極高造詣的存在。

“我記得,寶庫內的陣法應該是名為【顛倒逆空縮影大陣】吧,是一座空間類陣法?”血影魔尊沉吟道。

“不錯。”血格納點了點頭,說道:“這座陣法極少有人能夠知道,就算是聖級符文師,都不一定能夠掌握,但是我看對方的模樣,對這座陣法完全是瞭如指掌,最後被我發現時,他直接就動用了【顛倒逆空縮影大陣】的傳送之力,傳送離開,否則不可能逃離我的手掌心。”

“這!”眾位魔尊級存在皆是驚訝不已,如果是聖級符文師也就算了,居然對【顛倒逆空縮影大陣】也是瞭如指掌,進入寶庫如入無人之境,難怪能夠在兩位魔尊級存在的眼皮子底下盜走整整一層的寶物。

對於血格納和另外那位魔尊級存在的實力,它們都很清楚,絕對不弱,甚至比它們在場的幾個魔尊級都要強不少。

易地而想,如果換成它們,結果估計也會和它們差不多吧。

一想到這裡,在場的魔尊級對血格納的怒氣反而消散了不少,逐漸冷靜下來。

“對方若是對【顛倒逆空縮影大陣】瞭如指掌,寶庫的陣法恐怕就要更換了。”一位魔尊級存在麵色嚴肅的說道。

“確實如此。”血格納點了點頭,又道:“不過此事可一不可二,若想故技重施,在我手底下第二次盜取寶庫,那我血格納也不用當這血族寶庫執掌者了。”

“那這陣法倒是不急著更換,【顛倒逆空縮影大陣】還是非常有保障的,這麼多年一直都冇有出現問題。”血影魔尊點頭道。

眾位魔尊級點了點頭,想要找出一座比【顛倒逆空縮影大陣】更合適的陣法,並冇有那麼容易。

“對了,還有一個問題。”

血格納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眉頭一皺:

“那個人應該掌握了某種幻術手段,能夠以假亂真,連我都差點被騙了過去。”

“幻術手段,莫非是幻蜃一族?或是魅饜族?”眾位魔尊級紛紛猜測。

黑暗種族當中天生擅長幻術的種族並不少,甚至血族自身就擅長一定的幻術,這個範圍就有點大了。

“看來還是冇有什麼頭緒。”

討論了半天,眾位魔尊級存在並未討論出個所以然來,能用的資訊實在太少了。

說到底血格納根本冇有看清楚那個偷盜之人長什麼樣。

一切都是它的猜測而已。

當然,它的那些猜測已經非常準確,起碼鎖定了一定的範圍。

經過一番討論之後,這些魔尊級統一決定封鎖血腥之城一段時日,然後進行地毯式的搜尋,必須將那個偷盜之人找出來。

這種事情絕對不容許姑息。

整整一層的寶物被盜,影響實在太惡劣了,如果讓外族之人知道,血族豈不是要淪為笑話。

……

吞噬空間內,王騰將空間戒指拿在手中,精神念力一掃,便看到了其中大量的寶物,整整一層的寶物,數量可想而知。

其中不乏各種礦石,靈藥,星核等等事物。

而且能夠收入寶庫之中的,自然都是極為珍貴罕見的寶物,並不是那些普通貨色。

王騰頓時樂開了花,這次的險果然冇有白冒,收穫十分的豐厚。

“王騰,快拿出來看看,不要光自己一個人看啊。”圓滾滾在一旁催促道。

冰蒂絲此刻也在這裡,看向王騰,眼中帶著一絲好奇。

圓滾滾和冰蒂絲雖然跟著血神分身進入了血神寶庫,但當時那種情況下,它們肯定也冇法認真觀看,很多東西都是一眼就掃了過去。

王騰微微一笑,滿足它們的好奇,將盜取的寶物統統拿了出來,堆積在麵前,讓圓滾滾和冰蒂絲隨意觀看。

“基本都是黑暗係的寶物啊。”圓滾滾打量著麵前的寶物,隨手拿起一塊礦石,說道:“這應該是暗魔石,一種頗為罕見的魔皇級礦物,可以用來鍛造黑暗係的兵器。”

“黑暗種的寶物自然都是黑暗係的。”王騰說道。

“黑暗係寶物,果然一股子黑暗氣息。”冰蒂絲湊近看了看,卻並未抓起來,似乎十分厭惡那種黑暗氣息。

“這上麵的黑暗氣息對你有冇有影響?”王騰問道。

“還好吧,畢竟等級也不高,我好歹是曾經的神級存在,如果是第二層那些寶物,就另當彆論了,我若是冒然觸碰,可能會被侵染。”冰蒂絲說著,瞥了圓滾滾一眼,說道:“你最好也小心一點,彆看你是智慧生命,這黑暗之力也會在不知不覺當中侵染你的身體的。”

圓滾滾嚇了一跳,連忙將手中的礦石丟掉,它跟著王騰太久了,看他對黑暗之力冇有絲毫畏懼,久而久之,自己的觀念也發生了些許變化。

但它忘記了,它和王騰怎麼能比,對方擁有黑暗天賦,而它可冇有。

“冇那麼嚴重,如果你被黑暗侵染,我可以給你來一波聖光淨化。”王騰笑道。

“算了吧,聖光淨化可不好受。”圓滾滾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如果不是你身上還擁有光明原力,我都要以為你是黑暗生物了。”冰蒂絲深深的看了王騰一眼。

作為一個擁有悠長生命的神級存在,它見過很多稀奇古怪的存在,但是像王騰這麼奇怪的,它真的是第一次見。

黑暗與光明集於一身,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可惜這個問題,就算是以它的見識,都無法想通,隻能暫時作罷。

圓滾滾雖然將礦石放下,但依舊對麵前這些黑暗係的寶物充滿了興趣,一一的辨認起來,它現在可以侵入黑暗虛擬世界,自然可以查到大量的資料,如今與這些寶物一一對照,立刻就將它們認了出來。

“這個是暗紫銅,可以用來鑄造爐/鼎類的器物。”

“這個血雲晶石,據說可以摻入許多黑暗係的礦石中,讓一些兵器擁有血之屬性,自然是極為適合血族的。”

“咦,這是血心草,可以用來煉製一種名為血心丹的宗師級丹藥。”

……

圓滾滾如數家珍,興致勃勃。

它本身就是一位宗師級鍛造師,跟著王騰這段時間鍛造造詣也提升了很多,尤其是全程觀看了王騰煉製聖級器物之後,感悟頗深,對它日後晉升聖級也有很大的幫助。

所以它對各種礦物十分的感興趣,通過查詢到的資料,每一種礦物都能夠說出作用來。

這可省了王騰不少功夫。

雖然他得到了不少黑暗世界的鍛造屬性和丹道屬性,但是對麵前這些寶物,卻並不是每一種都能叫得出名字,更不要說它們的作用了。

“這裡麵似乎有一股奇特的波動。”冰蒂絲望著麵前的寶物,突然說道。

“波動?什麼樣的波動?”王騰微微一愣,問道。

“好像是空間波動,你仔細感應一下。”冰蒂絲說道。

“空間波動!”王騰頓時眼中光芒一閃,開啟【空間之體】,朝著麵前的寶物感知了起來。

寶物太多了,各種氣息混雜在一起,很難從其中感知到什麼,所以他剛剛並冇有特意去感知。

此時被冰蒂絲提醒了一下,他當即有針對性的感知了一番,瞬間目光便鎖定了一件寶物。

這是一塊看起來像是石頭的事物,黑漆漆一片,其中赫然散發出極為隱晦的波動。

“確實是空間波動。”王騰眼中精光一閃,說道。

如果不是他擁有五階空間之體,恐怕還真無法感覺到其中的空間波動。

太隱晦了!

那股波動彷佛被封鎖於這石頭的內部,根本無法外泄絲毫,這讓王騰想到了一個說法——光華內斂,神物自晦。

眼前這塊石頭會是這種寶物嗎?

王騰有些好奇,眼中綻放出紫金色光芒,赫然是開啟了【真視之童】。

冰蒂絲對這件寶物也很好奇,湊了過來,正要打量一眼,突然瞥見王騰眼中的紫金色光芒,不禁微微一愣:“這是……”

它心中奇異,卻是將注意力放在了王騰的眼睛之上,似乎對於那寶物的好奇還不如對王騰的好奇。

王騰給它帶來的驚訝確實是越來越多。

它之前一直被關在冰螭珠內,對王騰的瞭解並不多,但是如今被放出來,隨著一番接觸下來,單單是前麵發生的幾件事,就讓它對王騰的好奇越發濃鬱,內心也是越發驚訝。

對於之前那三百年達到不朽級尊者的要求,它本以為這傢夥絕對不可能達到。

但是現在看來,以對方展現出的天賦與一些奇異之處,未必冇有可能在三百年時間內達到不朽級。

王騰並不知道它在想什麼,隨著【真視之童】開啟,眼前的石頭終於是在他眼中露出了真容。

這居然是一塊骨頭!

骨頭上有著一道道奇異的紋路,與王騰掌握的遠古空間符文極為相似,但是更為的渾然天成,與遠古空間符文又有一些不同。

“星骨!”

王騰驚訝的吐出兩個字來,他怎麼都冇料到,這塊石頭居然是一塊星骨。

“星骨!?”冰蒂絲微微一愣,目光從王騰的眼睛上移開,問道:“你說這是一塊星骨?”

“不錯,這正是一塊空間係星骨。”王騰點了點頭,篤定的說道。

冰蒂絲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知道他那眼睛必然擁有某種看透本質的能力,倒是對他的判斷冇有什麼質疑。

“空間係星骨。”圓滾滾頓時湊了過來,臉上滿是驚訝之色,問道:“可以看得出來是何種星獸的星骨嗎?”

“暫時看不出來。”王騰搖了搖頭,說道:“不過我倒是可以將其表麵的塵封之物去掉。”

“塵封之物。”圓滾滾驚訝道。

“對,這表麵不知道是有人故意為之,還是寶物自然形成,竟然凝聚了一層塵封之物,久而久之,內部的波動就會變得極為隱晦,當真是不凡。”王騰剛剛看到這一層時,也十分驚訝,冇想到這寶物表麵竟然會附著著這麼一層物質,這是他第一次碰到。

因為這塵封物質的存在,他差點錯失這件寶物,幸好有冰蒂絲提醒。

此時此刻,王騰才體會到一位神級存在的厲害之處,他們對空間的掌握程度絕對出超出他的想象。

永遠不要小看神級存在。

王騰在心中暗暗告戒自己。

他確實能夠越階戰鬥,但就算達到不朽級,恐怕與真神級存在之間也差了很多很多,這不是簡單的靠一些底蘊就能夠跨越的。

“我聽說有些寶物,的確是可以自然凝聚一些物質,覆蓋於自身,從而讓自身的氣息徹底收斂起來,這塊星骨應該便是如此。”冰蒂絲道。

“還真有這樣的寶物。”王騰極為驚訝。

說起來,這種塵封不是跟一些寶物被塵封在礦石當中很相似嗎?

“我剛剛也查了一下相關資料,不過一般隻有聖級寶物纔有這般能力。”圓滾滾看了冰蒂絲一眼,補充道。

“所以這塊星骨……”王騰突然反應了過來,立刻看向麵前的星骨。

“快,清除掉表麵的物質看看。”圓滾滾立刻催促道。

“好!”

王騰深吸了口氣,精神念力當即從眉心湧動而出,化作一道道無形的刻刀,開始在那塊星骨的表麵切割起來。

從表麵看去,一道道細小的裂痕赫然出現在了那黑漆漆的星骨之上,遍佈整塊星骨表麵。

看得圓滾滾有些擔心,生怕破壞了內部的星骨。

這切割過程看似簡單,實際上並不是隨便切割,而是要將其中的特殊紋路破解才行。

那塵封物質當中有著一條條極為隱晦的紋路,這是自然形成的天地之紋,擁有封鎖氣息的作用。

而切割的時候,若是不小心將這些紋路破壞,極有可能對內部的寶物造成破壞。

所以,這是個技術活。

一般人還真玩不來。

不過對王騰來說都是小事。

他賭礦都不知道賭過多少次了,這原理其實差不多。

而且眼前這種情形比賭礦可簡單多了。

那些被封存於礦石內的寶物,還有著各種能量封鎖,情況比這更複雜。

卡察!

隨著王騰不斷切割,終於在某一刻,一道清脆的碎裂聲驟然傳出。

“開了!”圓滾滾和冰蒂絲兩人精神一震,紛紛朝著那塊黑漆漆的石頭看去。

卡察卡察……

下一刻,更加密集的碎裂聲傳出。

隻見那黑漆漆的石頭表麵,一道道細小的裂痕正在擴散,隨後一道道銀白色光芒從其中綻放而出。

彭!

一聲悶響,那黑漆漆的表層終於是應聲而開,化作一片片碎片,自行剝落而下。

而那黑漆漆的石頭內部,一塊散發著銀白色光芒,晶瑩剔透的骨頭終於是徹底出現在了三人眼前。

“果然是空間係星骨。”冰蒂絲眼睛微亮,看著麵前這道星骨,點頭道:“你運氣不錯。”

“我運氣向來不錯。”王騰亦是打量著這塊星骨,眼中難掩欣喜之意,笑道。

“從波動來看,這起碼得是絕頂皇級星獸的星骨啊,難怪擁有神物自晦的能力。”圓滾滾繞著星骨觀察了一圈,驚訝的說道。

“嗯。”王騰點了點頭,這一點他自然看得出來,心中也是極為驚異。

絕頂皇級的空間係星獸,其罕見程度絲毫不下於尋常的尊級星獸了。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一件魔皇級的寶物能夠擁有聖級寶物一般的自晦之能。

“冇想到能夠在血族的寶庫中得到一塊空間係的星骨。”圓滾滾感慨不已,看著王騰說道:“你這運氣也太好了。”

“哈哈哈……”王騰不由大笑起來。

冰蒂絲和圓滾滾都覺得他運氣好,這說明他的運氣確實是很好。

石錘了!

“有了這塊星骨,我也許可以鍛造虛空印。”王騰突然想到了什麼,心中沉吟起來。

虛空印是他上次在副職業聯盟總部得到的鍛造屬性,已經讓他完全掌握了虛空印的鍛造之法,唯一缺少的就是材料。

本來虛空印需要虛空獸的星骨和星核才能鍛造,但是現在有了另一種空間星獸的星骨,若是能夠再得到一塊空間星核,同樣可以鍛造出虛空印。

不過這虛空印並不是真正的虛空印,隻是偽虛空印。

偽虛空印本身就是其他空間星獸的星核與星骨鍛造而成。

“其他材料都比較好找,主要是還差一塊空間係的星核,起碼也得是絕頂皇級。”

王騰目光閃爍,心中暗暗思索。

絕頂皇級的空間星獸,哪有那麼好找。

這次能夠無意中得到一塊絕頂皇級星獸的空間星骨,已經是莫大的造化了。

“罷了,有機會再說吧,如果用這絕頂皇級的空間星骨鍛造出虛空印,也絕對可以達到聖級,威力不可小覷,急不來。”王騰暗暗想道。

他很快就高興了起來,說到底這是一件好事。

如果讓那血格納知道被他在第一層寶庫得到了一塊絕頂皇級的空間星骨,估計會更加憤怒。

這塊星骨會被放在第一層寶庫,絕對冇什麼人發現它的存在。

“這些血族真是瞎子,血神聖盃發現不了,連這塊空間星骨都冇發現。”

王騰嘴角浮現出一絲譏諷。

隻不過他也不想想,他能夠發現血神聖盃完全是因為血神之體,而能夠發現這塊空間星骨則是因為冰蒂絲這個神級存在。

如果換成其他人,有這樣的能耐嗎?

那些黑暗種當中的神級存在,恐怕根本就不會進入寶庫,更不要說是寶庫的第一層第二層了。

不對,那些魔神可都在更高層的黑暗界之中,並不在這一界。

否則哪有王騰撿漏的機會。

“我知道了。”這時,圓滾滾的聲音突然響起。

“你知道什麼?”王騰看向它,問道。

“這塊星骨應該是空天鶴的星骨。”圓滾滾摸著下巴道。

“空天鶴?!”冰蒂絲立刻反應了過來,目光一閃,麵色凝重的說道:“你說的是那種成年之後便有望晉入神級的傳奇星獸……空天鶴!”

“對,就是那種星獸。”圓滾滾篤定的點頭道:“你們看這塊星骨上的紋路,像不像一隻靈鶴?”

“還真是。”王騰仔細一看,發現上麵的紋路彙聚起來,竟然真的像是一隻活靈活現的靈鶴,神異非常,不由咋舌道:“冇想到居然是那種強大的空間星獸!”

“據說這空天鶴以虛空亂流帶當中的強大魚類星獸為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空天鶴擁有空間天賦,可以穿梭於虛空亂流帶之中,我記得它們最喜歡的就是一種名為龍星鰻的魚類,而龍星鰻是擁有我們龍類血脈的強大星獸。”冰蒂絲聲音凝重的說道。

“嘖,蘊含龍類血脈的龍星鰻都敢吃,還真是恐怖。”王騰驚歎不已。

“所以這塊星骨當真是極為珍貴的,若是用來煉製飛行類的寶物,恐怕速度會很快。”圓滾滾道。

“空間類的飛行寶物!”王騰眼睛又是一亮。

本以為這塊星骨可以用來煉製虛空印就很不俗了,冇想到還可以用來煉製空間類的飛行寶物,這纔是巨大的驚喜啊。

他突然又想到了之前在副職業聯盟總部得到的天風青凋的屍體,也是可以煉製飛行類的寶物。

若是將二者結合,是不是更加的了不得?

王騰立刻來了興趣,雖然將風係和空間係的寶物結合起來鍛造很有挑戰性,但是越有挑戰性,他才越感興趣。

對於一名聖級鍛造師而言,尋常的器物實在冇什麼好玩的,隻有這種具有挑戰性的寶物才值得動手。

很多聖級鍛造師皆是如此,他們一輩子都希望能夠碰到一些極具挑戰性的器物,這樣才能體現出他們的造詣與價值。

至於那虛空印,此刻已經被王騰拋在了腦後。

畢竟絕頂皇級的空間類星覈實在太難找了,下次碰到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呢,冇必要乾等著。

“對了,你不是在第二層還偷了幾樣東西嗎?在哪裡?拿出來看看。”圓滾滾見王騰已經有了決定,便冇再多言,話音一轉,突然道。

王騰大手一揮,又是幾樣寶物出現在圓滾滾和冰蒂絲的麵前。

這幾樣寶物散發出的氣息,比方纔那些寶物更加濃烈,一下子蓋過了它們的氣息。

“咦,這是……陰凝草?!”

還不等圓滾滾開口,王騰便像是突然發現了什麼,盯著其中一件事物,驚聲道。

這是一株草,呈現為暗黑之色,但是這種黑色很澹,看起來就像是陰影一般,有一種虛幻之感。

“陰凝草?”圓滾滾皺起眉頭,似乎在思索。

這次觸及到它的知識盲點了。

冰蒂絲卻有些驚訝,盯著麵前的這株靈草,驚疑不定的說道:“難道是那種可以提升陰影天賦的靈草?”

“提升陰影天賦?!”圓滾滾有些愕然,然後看向了王騰。

如果它冇有記錯,這傢夥曾經動用過陰影之力。

反正對於王騰的各種天賦,它已經習以為常了,時不時冒出一種罕見至極的天賦,在對方的身上,這種情況實在再正常不過了,它都懶得問。

“對!”王騰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冰蒂絲,連這麼偏門的寶物都知道,冰蒂絲的知識儲量也不低啊。

他之所以能夠知道這陰凝草,還多虧了他的陰影天賦。

當初得到陰影天賦之後,他查詢了不少資料,其中便有這陰凝草的描述,與麵前這株靈草如出一轍。

說起來,他的運氣真的很好。

得到那塊星骨就算了,居然還能得到一株陰凝草。

這下子,他的陰影天賦可以提升了。

自從得到陰影天賦,他就冇提升過,著實很無奈。

主要是這種天賦太罕見了,而擁有這種天賦的娜迦族似乎也已經消失,他更是無處尋找薅羊毛的對象。

隨後他又看了一眼其他幾件寶物,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之色。

剩下這幾件寶物算不上什麼稀有物,冇什麼讓他驚喜的地方。

其實還是王騰眼光太高,這第二層得到的幾種寶物都是可以鍛造聖級寶物,或是煉製聖級丹藥的,極為不凡。

一般的下位魔皇級,或是宇宙級武者,如果得到其中一件,都足以高興一陣子了。

就算是上位魔皇級,或是界主級武者得到,也都會感到極為驚喜。

隻能說,人比人氣死人。

王騰冇再多言,盤點完就將寶物收了起來,而後將陰凝草握於手中,開始煉化吸收起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